当前位置首页国产剧《府上娶了个锦鲤新娘》

剧情简介

《府上娶了个锦鲤新娘》 - 府上娶了个锦鲤新娘百科全书槿国玥流盈原本只是一个单纯俏皮的女孩,但受义兄下毒要挟,被迫嫁与凌齐烨,且是做妾。玥流盈不想受制于人做细作的勾当,又无法摆脱义兄的控制,只得另寻生路,在新婚之夜筹划下毒让新郎假死,好逃出凌家重获自由。无奈大婚当天,她与凌齐烨各怀心事,玩起了古代版的“史密斯夫妇”游戏。单纯的玥流盈哪是鏖战商海多年的凌齐烨的对手,被凌少主逗得团团转,再加上义兄的多次下毒相逼,无奈只好暂时放下逃跑的念头,在凌府另谋机会。同一屋檐下,玥流盈在与凌齐烨的相处中渐渐发现凌齐烨并不像义兄描述得那样卑劣,反而是一个重情重义,深谋远虑。

贺知章:大唐锦鲤,一生高光

姓名: 贺知章 时间: 659年-744年 籍贯: 越州永兴(今浙江杭州)人 爱好: 酒、诗、书 绰号: 四明狂客 荣誉: 酒中八仙成员、吴中四士成员、仙宗十又成员 特征: 浙江历史上首位状元 代表作: 《回乡偶书》《咏柳》 名言: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社会履历: 三十六岁,成为浙江历史上首位状元。 六十三岁,转官太常少卿。 六十六岁,礼部侍郎、集贤院学士。 后调任太子右庶子、侍读、工部侍郎。 七十九岁,太子宾客、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 八十三岁,遇李白,暂其谪仙。 八十五岁,辞官回乡,书《回乡偶书》 八十六岁,卒。贺知章,是唐代最著名的诗人之一,也是那个时代文艺圈最当红的偶像。 他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 他进士出身,少年时代就以文辞扬名京城。 科举及第后,他身兼侍郎和大学士等官职,文学修养极高,曾经参与了大唐《六典》的起草工作,以及大型文化工程《文纂》的汇编工作。 他好诗,与张若虚、张旭、包融并称“吴中四士”。 他好酒,与李白、李适、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并成为“饮中八仙”。 他好友,与陈子昂、卢藏用、宋之问、王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司马承祯并称为“仙宗十友”。 他学生故旧、宾朋好友,满布天下。 他被称作是大唐诗坛中的“锦鲤”。 他凭着自己的诗名,收获了包括李白、杜甫等一票粉丝。 贺知章功成名就的时候,李白还是个愣头青,在长安拿着自己的文章到处请人斧正,但碰壁的时候多。 拜谒贺知章的时候,李白也没报什么希望,但是,贺知章看到他的《蜀道难》之后,大呼“谪仙人”。 李白受宠若惊,在《对酒忆贺监二首》中自得不止:“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这事得从开元十八年说起。 一 当时,已经三十而立的李白,虽然诗名早已传天下,在官场上却还是一片空白。 那个时候,要当官,有两条途径,一是科考,二是官员推荐。 恃才傲物的李白,想必是不屑于科考之路的。 他认为,与天下万万千的读书人拼头拼脑地去抢夺一个科举晋升的名额,然后从芝麻小官坐起,再慢慢谋求升迁。 这绝对不是他的风格。 他要的,是一飞冲天。 他觉得凭借自己的才名,到了长安,朝廷会空位以待,授予他很高的官职,直接进入朝廷的中枢。 但是,来到长安之后,他的梦碎了。 长安权贵们并不买他的账。 他开始了漫长的“跑官”之路。 他“历抵卿相”,到各个王公贵族府上投递自己的作品。 李白的岳父,与当朝的光禄大夫许辅乾是同宗。 通过许辅乾的引荐,他打算前往拜谒当时的文坛领秀张说。 张说文采风流,最喜欢礼贤下士,提挈年轻俊秀。 但不巧的是,张说当时正在生病,便由自己的二儿子接待了李白。 这位张家二公子按照当时的礼节,接待了李白,态度不咸不淡,最后,仅仅是让李白回去等待。 但这一等,又是十年,由开元年间,一直等到了天宝年间。 失望之下,他离开了长安,前往齐鲁一带开始了游历,期间,写下《长相思》、《蜀道难》、《行路难》等名篇。 天宝元年,唐玄宗似乎想学习太宗将天下贤才尽入榖中的气概,召集天下能士,齐聚长安。 历经风尘的李白,这才结束了十来年的游历生活。 他在好朋友丹丘生的推荐下,终于接到了朝廷召他入京的诏书,再次来到长安。 此时的他,在众多长诗短赋名篇的加持之下,名声如日中天。 甚至连时任秘书少监的大诗人贺知章,都亲自前往他投宿的客栈里拜谒他。 当一身白绸长衫的李白风度翩翩朝他走过来的时候,贺知章惊呼道:“好一个谪仙,真是天上下来的仙人。” 贺知章先是表达了对李白的仰慕之情,然后迫不及待地说道:“先生,此次再入长安,一定又有新作,可否让老夫一睹为快?” 李白笑了笑,从桌上拿出一张诗稿递给贺知章。 这是一首感慨吴中旧事的《乌栖曲》: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吴歌楚舞欢未毕,青山欲衔半边日。银箭金壶漏水多,起看秋月坠江波。东方渐高奈乐何! 贺知章读了一半,忍不住拍案叫好。 他马上派人到长安,请来当时一些著名的诗人和乐师,给李白接风。 不一会儿,各处的客人到齐了。 大家一边听着音乐饮酒,一边欣赏李白的诗作。 趁着酒行,李白趁着酒兴,将自己不久前新作的《蜀道难》,现场泼墨挥毫写了起来:“噫吁嘻,危呼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刚写了个开头,贺知章就眼前一亮:“全新的散文式的笔法开篇,激情洋溢,直奔主题。全诗雄放的基调,全始于此。” 李白喝了一口酒,继续挥毫:“尔来四万八千岁,始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嵋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李白写得酣畅淋漓,文不加点,下笔入神,将山的高危,蜀道的艰难,尽数现于笔下。  “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李白笔锋连连,只见衣服山峦起伏,连峰接天,水石激荡,山谷轰鸣的蜀道画卷,让人目不暇接。 贺知章读一句诗,饮一口酒,极为畅快。 然而,李白写到这里,突然意境变幻,“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律体与散文间杂,文句参差,笔意纵横。 一唱三叹,回环反复,真乃千古绝句啊。 眼前的这位书生,不仅才华出众,而且忧时傲世,识见过人,贺知章忍不住赞叹了一句:“这首诗只有天上的仙人才能写出来,非人间所有,你一定是从天上贬谪到人间的神仙呀!” 其他人也连连叫好。 这场接风宴,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上,又从晚上一直持续到半夜。 正当客人们相互告别,准备回家的时候,贺知章突然惊叫了:“糟糕!” “怎么了?”李白此时跟贺知章已经很熟悉,忙问道。 “老夫今天出门走得匆忙,忘了带钱了,可怎么付今天的酒帐啊?” 听了贺知章的话,客人们纷纷掏出自己的钱袋说,“我这里有银子,我来付账好了。” 贺知章连连摆手道:“那怎么行?今天说好了是我给李先生接风,你们谁也不能替我付酒账。” 贺知章稍微思考了一下,就将一个做工精良的金龟袋从身上揭下来,笑着对大家说:“银子没有,我这不是还有金龟袋吗,今天就用它来付酒账好了。” 说着,贺知章将金龟袋交给随从,让他用这个充当给李白接风的酒账。 李白见贺知章如此行事,抚掌大笑道,“贺监有狂客之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经过此事,李白和贺知章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了。 而李白的“谪仙”知名也传了出去。 大家开始用“谪仙”“诗仙”的名号来称呼他。 没过多久,贺知章用金龟换酒宴请李白的事情传入唐玄宗耳朵里。 唐玄宗对此很感兴趣,便召见了贺知章。 唐玄宗假装严肃地问贺知章,“听闻你将朝廷颁发的金龟袋拿去换酒喝了?” 贺知章没想到皇帝会知道此事,忙跪在地上说道,“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呀。” 因为金龟袋是朝廷赐给大臣为官的凭证,类似于官印。 用“官印”换酒喝,确实是死罪呀。 据说在晋朝的时候,有一位叫做阮孚的官员,用皇帝赐予的金貂换了酒,遭到了弹劾,最后丢了官。 但贺知章并不怕。 他此时已经八十多岁,在朝中颇有威望。 只是觉得,拿金龟换酒喝,结果被正主给抓住了,有点儿不好意思而已。 唐玄宗见他这副假装害怕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先生不必如此,朕只是想知道李白是何等人物,竟然能获得先生如此敬重。” 贺知章随即向唐玄宗称赞了李白的才华。 他说此人确实是世间罕见的诗人,他的诗可以说,只有神仙才能写出来。 而且李白相貌不凡,大唐能有这样的人才,实在是社稷之福呀。 在贺知章的大力推荐下,李白终于得到了玄宗的接见,被任命为翰林学士,让他“随时待诏”,以便为皇上“佐佑王化,润色鸿业”。 一时间,李白成了朝廷的新贵,《新唐书》记载:“帝赐食,亲为调羹,有诏供奉翰林。” 但是,唐玄宗只是把李白当成一个宫廷诗人,为太平盛世作些诗文点缀,既可以为朝廷装点门面,又可以陪皇上歌舞饮宴。 所以他的翰林学士只是虚职,也只是一个摆设。 后来,因为得罪了杨贵妃和高力士,被唐玄宗赐金放还。 二 杜甫则将贺知章放在了《饮中八仙歌》的第一位:“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说的是贺知章喜欢喝酒,喝醉以后骑着马摇摇晃晃如同坐船一般。 受到诗仙和诗圣两位大佬的齐声夸赞,说明贺知章的人缘很好。 《旧唐书》里是这么写:“知章性放旷,善谈笑,当时贤达皆倾慕之。” 就是这样一个爱喝酒爱热闹爱提携后进的文坛大佬,其实在官场上并不是一番风顺的。 他虽然年少时就已经有诗名,但直到三十六岁才中举,而且一下子就中了状元,据说是浙江历史上有资料记载的第一位状元。 但这位状元之才,并没有登堂入室进入朝廷的顶端,只是被授予国子监教员的职位,接着又在掌管礼乐祭祀的太常博士的职位上干了二十七年。 虽然还是千杯不醉,虽然还是文思泉涌,但鬓边的情丝化作了霜雪,贺知章也不想再争再抢了,他只想再混几年安安稳稳的退休养老。 但这位不争不抢的老好人,终于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他被名相张说看中,进入唐代规模最大、藏书最多的国家图书馆和学术研究中心——丽正书院工作。 丽正书院不是一座简单的书院,除了藏书和修书的功能外,最大的目的是储备和培养国家人才。 此时的贺知章,在仕途上开始青云直上,先是升为四品太常少卿,接着是礼部侍郎,而后是太子侍读,最后是工部侍郎,一干就是十六又被任命为三品太子宾客,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相当于现今享受国务院津贴的国家老顾问。 他的人生虽然已经达到了人生的高峰期,但是,他不仅不故作清高、不会整天跟人摆架子,甚至还有些小淘气。 最能反映他性格的,是“攀梯劝退少年郎”的逸事。 这个事呢,发生在贺知章担任礼部侍郎的时候。 那一年,皇子李范暴薨,按照祖制,皇宫中要为其举行隆重的葬礼。 据当时的习俗,出殡时需要有牵引灵柩唱诵挽歌的挽郎。 而皇族宾礼中担任挽郎的,通常是当朝贵族子弟。 这些官员子弟中,只要充当过挽郎的,等到治丧完毕,档案就会被移交到礼部,等待分配提拔使用。 但挽郎的名额有限,正所谓僧多粥少,所以,那些当官的人家都会千方百计地让自己的孩子接下这个美差。 贺知章时任礼部侍郎,挑选挽郎的任务也就自然而然地落到他的身上。 可是,贺知章这个人大家都知道,豪爽好客、宾朋满天下,又喜欢喝酒,什么事都不拘小节,所以,挑选挽郎这种别人看来是美差在他看来小事一桩的事情,随手一挥,任性挑选了一番。 这导致很多已经打通了关系的贵族子弟落选。 大家都对他心怀不满, 后来这些贵族子弟便聚集在一起,打算到贺知章的礼部找他说道说道,不给个一二三绝不善罢甘休。 这些膏粱子弟平日里骄横惯了,他们聚在一起喧诉,堵着礼部的大门,大声嚷嚷着要求维权退款,跟菜市场似的,场面极其尴尬。 贺知章这才知道事儿闹大了。 当然,他是礼部尚书,如果用强硬手段进行驱散也没什么,但他是个老好人嘛,是个名人嘛。 谁还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这种事他年轻的时候喝多了也干过。 他很体量大家的苦衷。 他很想出去跟大家解释一下。 可是,作为一个从酒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贺知章也知道,这帮喝了酒闹事的家伙,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的,就这么出去,估计揍一顿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他便找人在院墙上架起梯子,爬上去。 他趴在墙头上,向外面那一帮天不怕地不怕的贵族子弟解释。 结果,他的解释,把事情闹得更大。 他竟然对这些贵族子弟说,“兄弟们,你们都回去吧,皇帝陛下的生育能力是很惊人滴,那帮老王爷小皇子都快把长安塞满了,所以,机会还是很多的嘛。而且,我还听说宁王也快不行了,下次我一定给你们安排。” 宁王是唐玄宗的兄长。 按照大唐律例,他这是要被砍头的。 但贺知章在大唐德高望重,很多皇子都是他的学生,也没人跟他较真儿。 而那些贵族子弟一听这话,居然真的被说服了,纷纷散去。 结果,没多久,贺知章爬墙这件事在京城中纷纷扬扬地传开了。 可是,贺知章也被调离了礼部,前往工部任侍郎。 老先生还是蛮可爱的嘛。 三 但是,站得越高,越是如履薄冰,走得越远,越是心慌。 贺知章真的累了,他想回家,回到离别五十年的家乡,跟亲人在一起。 那里有山有水有树林,是他向往的生活。 他向唐玄宗请辞,理由是自己年纪大了,无法再胜任工作,怕辜负圣恩。 面对苍苍白发的贺知章,唐玄宗虽然心有不舍,但又不能不答应他的辞别。 他为贺知章亲自举行了一场欢送仪式,满朝文武全部参加。 大家送别的,不仅仅是一位诗名卓著的文坛前辈,更像是为盛世大唐的一场告别礼。 山一程,水一程。天宝三年,已经八十六岁的贺知章,终于回到了家乡,越州永兴,也即今天的萧山。 最美是家乡。 返乡后的贺知章,每天除了吃饭、休息外,便会拄着拐杖,带着仆人,到那些熟悉得几乎陌生的村里村外闲逛。 家的附近,便是镜湖。 他常常伫立在湖边,看着眼前湖面上荡起的涟漪,想起他这些年在长安城里的宦海起伏,感慨万千。 故乡的一切都变了,只有在镜湖,还保存着年少时的记忆。 有一天,贺知章像往常一样来到镜湖边。 当他望着湖面回忆年少时那些青葱的岁月时,迎面跑过来一群孩子。 孩子们都是周围村子里的,他们发现这位老爷爷很陌生,最近又常常在湖边发呆,便产生了好奇心理。 贺知章穿着一件丝绸的衣服,腰上挂着玉佩,孩子们觉得这位老爷爷一定身份高贵,所以他们虽然都围了上来,但没有贸然开口说话。 这时,贺知章随行的仆人怕孩子们吵到老大人的思绪,想要将他们赶走。 不料,却被贺知章拦住了。 贺知章不仅没有觉得这些孩子无理,反而很喜欢这些孩子。 他主动走上前,摸摸这个孩子的脑袋,又摸摸那个孩子的小手,慈祥地问他们都是谁家的孩子,都有没有上私塾?有没有念书? 孩子们见这位老爷爷如此亲切,就不再像先前那般紧张,开始叽叽喳喳的问起话来。 一个孩子问他,老爷爷你是谁呀?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呀?你在镜湖边做什么呀? 贺知章笑着说,我姓贺呀,我就是喜欢这镜湖的水,所以在湖岸上看看风景吹吹风。 孩子们见贺知章,说话态度温和,胆子更大了,又问道,贺爷爷,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呀? 贺知章用拐杖指了指自家的房屋,说道,你们看,湖边那边的房子就是我家,我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呀。 其中一个孩子听后摇了摇头,非常认真地说,爷爷你骗人。 贺知章的仆人见孩子,如此无礼,马上呵斥道,你小小年纪,说话怎么如此放肆? 贺知章急忙挥了挥手,让仆人闭口,亲切地俯下身子,对那个小孩说,你为什么说我骗人呢? 小孩子受了惊吓,小声说,因为我娘跟我说,那个房子是贺家,贺家出了个贺老爷,年纪轻轻就到长安做大官去了。我娘还说,皇帝让他留在宫里给太子当老师教太子读书。想必那位贺老爷很年轻的,可是老爷爷你的胡子都已经白了。 贺知章听后笑着说,我就是那位贺老爷,曾经我也很年轻,可是,在长安待了一年又一年,如今就变成白胡子的老爷爷了。 孩子们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贺知章微笑着说,你们听我说话,是不是跟你们一样,都是越州口音呀。 孩子们听后,非常开心地点了点头。 这一次的经历,让贺知章感慨万分。 他回家后挥笔写下了回乡偶书,借此抒发自己回乡后的感慨:“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镜湖水波澜未改,看水之人早已白发横生。 在缺失的那些时光里,贺知章不禁感慨,自己已成为故乡的陌生人。小儿们问我从哪里来?故乡终已成为记忆,自己也消失在过去的时光里,再也回不来了。 既然回不去,就不必苦追寻了。狐死首丘,代马依风。 幸运的是,在生命最后的短暂时光中,还得以与故乡的山水相亲一场,于愿足矣。 然后,贺知章平静地闭上双眼,享年86岁。



香港礼宾府的开放

香港特首曾荫权入住的礼宾府2006年3月12日开放给市民参观,引来了一万五千多人入场。市民总会以开得正盛的杜鹃花为“目标”,但他们都希望可同时观赏到特首饲养的锦鲤。虽然特区政府表明锦鲤池附近地方浅窄不会开放,但市民跟特首的“宝贝”缘悭一面,都感到失望。 礼宾府每年春天都会开放予公众观赏盛放的杜鹃花,最特别之处,是特首曾荫权迁入礼宾府后,首次对外开放。在10时正式开放前,已有超过五百人轮候入场,不少都是一家大小前来。有市民直言,参观翻新过的礼宾府,满园的杜鹃花和特首的锦鲤都是重点观赏“目标”,但逛完整个礼宾府后,才发现曾荫权起居及办公的地方,包括锦鲤池,都不对外开放,“唯一想来看锦鲤池,因为以前样样都有,只是现在比较豪华。”亦有市民说,曾荫权经常把他的锦鲤挂在嘴边,故慕名来观赏,“他常说看锦鲤能放松自己嘛,所以也想看看啰!” 特首办发言人表明,在开放期间,市民只能沿过往的赏花路线图游览,故不会经过新建锦鲤池。再者,鱼池附近地方浅窄,无法容纳大批市民。无缘一睹曾特首的锦鲤,市民唯有专心赏花。有市民表示,礼宾府的花卉比以往繁多,而且开得很茂盛,一时之间游人彷如置身花海之中。前特首董建华没有按传统迁入礼宾府,至曾荫权出任特首后,才重新入住。 府中除设有一般宴会厅、会客室和书房外,亦特别建造了供特首一家消闲使用的设施,如锦鲤池、网球场、游泳池和休憩室等。